建築工藝-內門紫竹寺

建築工藝

寺廟裝飾工藝,綜合了文學、音樂、繪畫、書法、雕刻、捏塑⋯⋯等等藝術,是一座常民文化的藝術館。

「寺廟」源自於先民來臺之時,常把故鄉的守護神隨身攜帶以保平安。故鄉神祇本為先民膜拜,分香保佑渡海平安,更增添一份感恩之情,所以先民生活富裕後,為感謝神恩即倡議蓋廟,信眾以虔誠的心,自故里採購最好的材料,請來最優秀的匠師,塑造了宏偉壯麗的寺廟,是最美麗的民間藝術殿堂。神廟因而有一種自然的力量,是居民的精神堡壘,也是團結村眾的議事中心。
  
乍看寺廟莊嚴肅穆,彷彿是神聖而冷僵,其實廟裝飾工藝,非常感性充滿了人性化、生活化、藝術化。解讀一座廟的裝飾,應瞭解先民的處世觀、人生觀、宇宙觀及對生命整體的看法,先民把這些反映到裝飾上,包含著四點:
趨吉避凶:廟裡的裝飾大都以表達祈福納祥願望為主題。
塑造理想國度:以想像力塑造人們夢寐以求的「財子壽」三合一世界。
人文化成:以教忠教孝故事為題材,藉著廟的莊嚴肅穆氣氛,達到教化庶民的目的。
彰顯神人:廟貌的壯偉華麗表示村莊的富庶,亦顯示地方人士的成就,以及神明威顯赫。

解讀一座廟建築工藝風貌,宜自「臺基」由下往上看各個部位:

臺基:是廟建築的基座,立於寬廣的廟埕上,寬闊的廟埕出入方便習稱為「跑馬埕」,但並非用來跑馬之埕。
015-06-7.bmp
本寺之臺基,由遠而近由外而內,地勢節節上升,中間臺階斜面飾以「雲氣紋」呈現連續圓渦卷曲形狀;朵朵祥雲運線飄逸、流動、舒暢,具有強烈的動感,雲氣紋在傳統寓意題材上,圓渦卷曲形似如意,祥雲飄逸升空,分別寓意:「事事如意」 、「步步高昇」。


  • 殿


「三川殿」:這是一座廟的「門面」,是裝飾工藝中最精華之處。

 內門紫竹寺三川殿屋頂,裝飾壯麗非凡;主脊上、下馬線中間的脊肚,加了一層「西施脊」及凹線,使主脊變成五層。
這五層分別以剪粘及交趾燒裝飾,為配合上圖就由上而下予以說明:
第一層上馬線:頂部以天女散花、雙鳳拱珠,寓意「喜氣興旺」 ,兩端梢頭各飾有一象,寓意「太平有象」。

第二層上馬線下凹線:飾以蔬果各有寓意:如石榴象徵多子多孫,桃子象徵長壽⋯⋯,整體寓意「富庶豐饒」。

第三層上馬線凹線下西施脊:正中為南極仙翁以及八仙,脊堵有透空的六角孔洞,寓意「六合同春」「六合」為天地及東西南北,「同春」為天下太平,八仙之中以劉海蟾替代藍采和,「八仙」為祥瑞之徵。

第四層西施脊下脊肚:中為龍、鯉戲水躍浪,寓意「鯉躍龍門」 ,兩側分飾以花果、松鶴,寓意「富貴長春」 ,「龍捲水」能鎮壓火神祝融;兩端梢頭分別為秦叔寶、尉遲恭,本為一般廟宇之門神,惟本寺以韋馱、伽藍神關雲長為門神,故將之安奉於屋脊為鎮寺神。

第五層脊肚下凹線:正中為麒麟及虎豹獅象四獸,寓意「祥瑞、馱負」 ,兩側並有花鳥用以調合。

 



柱珠:三川殿的台基上柱子下襯有柱珠,這是一根柱的基礎,稱為「柱礎」或「石珠」 ,作用原在於防止木柱受潮,在裝飾上有各種花樣,如:琴棋書畫、四寶、八吉祥⋯⋯等。





龍柱:寺廟的柱子有木、石等材料,裝飾以龍最為常見,而習稱為「龍柱」;有單龍、雙龍,再穿插《封神榜》或其他故事為主題的「人物帶騎」 ,另外再加水族、鯉躍龍門等紋樣。


採「雙龍柱」 ,並襯以《封神榜》故事精彩片段,龍爿(左邊)以「三霄九曲黃河陣」 ,虎片(右邊)以「哼哈二將大顯神通」為主題的「人物帶騎」 ,外加水族、鯉躍龍門等紋樣。



石鼓:三川殿中門兩側門楹下,有兩座圓鼓形石雕叫做「石鼓」 ,有者放置一對雌雄獅子,它的作用是鞏固門框。廟門的多寡與所供奉的神明有關,大廟門多,有七門、五門、三門,小廟就祇有一個門。中門之外的側門門楹下就放置較為簡單的「石門枕」 ,雕有花紋像似一隻箱子,亦稱為「石箱」。


本寺三川殿的中門及兩側邊門均置石鼓。「石鼓」亦稱為「抱鼓石」為門枕石的一種,寺廟門枕石原始的作用,是因最早廟的正立面大都為木材構造,所以用來隱固木門板面,雖然現代寺廟大都改以鋼筋水泥構築,失去了其原始功能,但仍然有裝飾作用。石鼓分「座」與「鼓」兩部份,座之下也類似腳堵,裝飾為典型的「櫃台腳」 ,鼓座分雙層下為花鳥、八吉祥等,上層為不規則梯形,內外側亦為花鳥等;中門龍邊正面下為「河圖」 ,再上有「垂巾」裝飾及獅子戲球,寓意「賜求」內側雕以鷺鷥荷花寓意「一路連科」 ,虎邊正面下為「洛書」 ,再上與龍邊相同,內側雕以喜鵲梅花寓意「喜上眉梢」;石鼓中門兩面均以龍為雕飾,兩側邊門則以鳳為雕飾。

內門紫竹寺三川殿兩側邊門門楹下亦以石鼓為裝飾,形體雖略小,但仍然精雕細鑿,裝飾工藝有:四大天王、琴棋書畫、暗八仙等。





正立面:門與門之間的牆面稱為「壁堵」 ,早期大都下半部石堵,上面為木扇,後來漸漸發展成石堵,蓋因石堵越多表示這座廟越尊貴。石堵也跟木扇一樣,分成堵腳、裙堵、腰堵、身堵及頂堵,這是把廟「擬人化」 ,用意是讓它自己站起來。身堵位於人們視覺的水平線上,都把它透雕成窗子,花樣繁多,圖案擷取歷史人物,忠孝仁義廉節故事,早期教育設施不普遍,這些石雕故事對庶民具有人文化成的作用。

裙堵:是一座廟的基礎,彷彿是人的雙腿,承負一個人的重心所在,所以裙堵全以四條腿的動物為裝飾,寓意猛獸馱負。本寺分別以「鹿苑長春」 、「熊夢兆吉」 、「麝自生香」 、「驥稱其德」 、「麒麟仁趾」 、「獬豸正心」 、「駝行任重」 、「犀照通靈」 、「豹隱成文」 、「三羊開泰」等做為裝飾,寓意別具一格。


腰堵:
一般寺廟石堵多以「博古架」裝飾,本寺分別以花鳥來裝飾,有「鵲傳喜訊」 、「鸚哥識主」 、「孔雀文章」 、「鴛鴦和樂」 、「采鳳來儀」 、「雲鵬奮翮」 、「鶴唳九皋」 、「雁乘太液」 、「燕子入懷」、「鶯囀春光」。


身堵:為信眾來到廟第一眼視覺觸及的水平線上,雕自刻圖案起最為精彩,本寺分別以忠、孝、仁、義、廉、節為主題,最為切合「人文化成」之目的



頂堵:正立面頂堵分別以:信、悌、智、勇、恥、禮為主題。









門印、門神:在門楣上有兩個凸出的木雕,由門後透穿過門楣,是用來鎖住門臼的裝置叫做「門印」 。中門彩繪釋、道兩教神祇為「門神」 ,側門彩繪位階較低之神,均含有特殊意義。
本寺三川殿中門門神,以原木立體雕刻彩繪,正門採佛教寺院門神「韋馱尊者」 、「伽藍尊者」 ,左右邊門為「四大天王」





窗:外面的窗常見有八角型是象徵八卦,竹節圖案寓意高風亮節,圓形則取圓融福滿之意。





龍虎堵:三川殿左右兩側相對的牆面,通常左邊以龍,右邊以虎為主題較多,稱為「龍虎堵」。
本寺有標題「龍潭吐霧」 、「虎岫生風」及詩文等,寓意東埔里之「龍潭口」及內東里之「虎頭山」 ,在臺灣的寺廟建築裝飾工藝中,嵌上聚落地名者僅見於本寺。









祈求吉慶堵:在龍虎堵外側的壁堵,通常雕刻人物與旗、球,相對面的一邊是人物、戟與磬牌;「旗球戟磬」與「祈求吉慶」諧音,稱為「祈求吉慶」堵。 
本寺「祈求吉慶」堵與眾不同,「祈求」與「吉慶」合成一面,立於龍堵之邊,而在虎邊另以「保合寧和」與之對稱,「保合寧和」係以八仙之漢鍾離與何仙姑及手持器物,寓意祥瑞和樂。






水車堵:牆面頂堵之上還有「水車堵」 ,是凸凹線腳的水平伸延裝飾帶,大都以剪粘或交趾燒裝飾歷史人物故事,既華麗又富立體的藝術。




屋架:屋架的木材結構,在建築力學上具有承負重量的構材,為了避免損及安全性祇用彩繪裝飾,其他用來鞏固穩定的小構件,以精雕細縷表現。 樑、托木:解釋樑及托木,得先瞭解支撐廟的骨架「柱子」 ,茲舉三川殿來說明,三川殿有四根最主要的柱子稱為「四點金柱」 ,在這四根主柱前後的柱子稱為「付點柱」或「副柱」 。在前後點金柱之間的樑稱為通樑,由下而上有大通、二通、三通。大通樑與金柱相接點有塊「托木」 ,亦稱托目或雀替,建廟匠人稱為插角,意為安置在樑柱交會點穩定直角,通常都把它雕刻成飛魚或飛鳳。








坐斗、瓜柱:在屋架上頂住屋頂的柱子叫瓜柱亦稱「坐斗」 ,底部騎在大樑上雕刻成為鴨蹼形狀爪住大樑叫瓜筒,是加強穩定作用,也有用「獅座」者,瓜柱常見於木構屋架上,本寺為鋼筋混凝土結構,所以用「獅座」。





吊筒:是懸在樑下的短柱子,作用是把屋頂的重量傳遞到龍柱,雖是小小的短柱,也要細膩雕刻彩繪。





斗栱:支撐屋架之構件,在柱頭或樑的上端由塊木「斗」及肘形木「栱」構成稱為「斗栱」 ,斗有方、圓、多角形,栱有關刀、夔龍及螭虎形。





藻井:是由斗栱結合裝置在廟室內的屋頂上,就像蜘蛛結網一樣,故稱為「結網」 ,這個力學上構件,也是一座廟裡裝飾華麗的焦點。





文字:是廟宇裝飾特點之一,如素面的柱子雕刻楹聯,文采都非常典麗。





屋頂:廟宇以屋頂裝飾最為壯觀。主脊曲線流暢有一種展翼凌空的氣勢;主脊上下緣分稱為「上、下馬線」 ,兩線的中間地帶稱為「脊肚」;由主脊向前後方向下垂的垂脊叫「規帶」 ,其下方做成收頭裝飾以剪粘泥塑造形;側面叫「山牆」 ,山牆頭頂部叫「鵝頭」 ,因形似馬鞍又稱為「馬背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