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築發展-內門紫竹寺

建築發展

       內門紫竹寺於建廟十九年後第一次修葺,據清道光元年(1821)《續修臺灣縣志.卷五外編「寺觀」》「觀音宮」最後一條目記述:「⋯⋯一在羅漢門,雍正十一年縣丞葉文炳建,乾隆十七年修,知縣魯鼎梅序。」知縣魯鼎梅序曰:「羅漢門舊有亭,祀觀音,境頗幽寂,而地當衝要,列憲巡方至,止必憩於斯。歲月漸深,風雨催殘,僧人募重修之,乞序於余。余惟大地名山,寶剎琳宮,金碧輝煌,以及一邱一壑,禪室僧簝,恆河沙數,大抵皆緇流托缽,求請施者為之耳。斯亭也,基匪宏敞,費匪繁鉅,損有餘之錙銖,成無量之善舉,不亦可乎。貨惡其棄於地也,力惡其不出於身也,僧自能為諸善信言之,不多贅。」

正殿屋頂及屋架橫樑斗拱之「四大天王」裝飾


  
        其後歷經清嘉慶19年(1824) 、清光緒9年(1883) 、民國17年等數度重修。至民國57年7月間,信徒代表大會認為:原有廟宇規局已太過於擁擠,不足以容納絡繹不絕香客,且廟宇建築已久破舊不堪,因此決議重建。立即成立重建委員會,公推黃承城先生為重建委員會主任委員,管理人游讚芳先生為副主任委員,負責全部程興建事宜。廟體由建築師趙啟煌設計,於民國58年7月29日動土興建。

        重建時考慮各地善男信女日眾,將廟園規模予以擴充,重建委員會協調廟旁廟地上17戶人家遷出,重建委員會並以優厚補助費協助其搬遷,其搬遷補助費由住戶自行提出,經在廟中向觀音佛祖「拔貝」 ,「聖貝」後即按此條件予以補助搬遷費用,廟園擴充後而有今日壯麗宏偉之廟貌。



正殿全景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重建當時,寺內存款僅四十餘萬元,實無法與龐大的重建經費相比。然重建委員會主任委員黃承城堅持「不主動對外募款」 ,故未大肆向外界募捐,然而自開工之後,各地信眾捐款源源不絕,從未短缺經費;由此可見內門紫竹寺,觀音佛祖威靈顯赫,四方善眾廣受感召,出錢出力建廟之虔誠。重建工作及附屬工程,歷時十九年至民國76年始告完工,重建委員會解散,改成立管理委員會。

        本次重建工程包括:主殿及牌樓、九品蓮花池、十八天王洞、龍樓鳳閣、九龍壁、香客大樓、功德亭等附屬建築,共耗資數千萬元。 主殿:歷時六年餘完工,於民國64年農曆8月23日舉行隆重的諸神入廟安座盛典。牌樓:於民國60年,分別在環路東西方入口處,建造兩座雄偉牌樓。公園:於62年購買寺前東南方一甲餘土地闢建公園,71年起開始公園駁坎等基礎工程,至76年植株綠美化,如今已形成一座曲徑通幽、綠樹成蔭,成為民眾休閒好去處。功德亭:民國67年建於寺左前方功德亭。香客大樓:於民國69年在寺之右側建成香客大樓,名曰「聖德堂」 。樓、閣、蓮池及天王洞:廟埕前方之龍樓、鳳閣、九品蓮花池及十八天王洞於民國71年完成。金爐:於民國79年竣工。至善會館:於民國107年竣工啟用。


1559703718962376.bmp

1559703719555928.bmp

1559703719853833.bmp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內門紫竹寺建築物風格、規局,在臺灣各地許多寺廟建築競相以高聳、裝飾工藝以金碧輝煌而流於俗麗,固無法與之相比;然欣賞一座廟的裝飾,要先瞭解先民的處世觀、人生觀、宇宙觀及至對生命整體的看法,人們把這些反映到裝飾工藝上,它包含了趨吉避凶、理想標竿、彰顯神人及人文化成之目的。 其中最為重要之目的是「人文化成」 ,寺廟的各種裝飾工藝,大部分都以歷史人物忠孝仁義事跡,或擷取一段古典文學,如三國演義、封神榜故事的精彩片段為題材,藉由廟的莊嚴肅穆氣氛,以達到教化庶民的目的。

       就上述特點而言,內門紫竹寺,可謂是最典型、最具可看性的一座寺廟;其中:龍柱、正立面石堵雕刻,均出自臺南市石雕師施天福之手,更有許多「人物帶騎」之交趾陶、剪黏作品均係出自名家「手工」 。尤以正立面石堵裝飾,每一幅圖案均經由游讚芳先生加上「標題」及「詩文」 ,言簡意賅又具藝文性,最切合先民建廟之目的,正是「人文化成」主旨的體現;這樣的設計除了有助於裝飾工藝之解說與欣賞外,也為臺灣傳統寺廟建築,留下一個典範及珍貴的史料。 內門紫竹寺各種裝飾工藝,大部分都以歷史人物忠孝仁義事跡為主,並擷取三國演義、封神榜及通俗小說故事的精彩片段,以石雕、交趾陶、剪黏及彩繪表達。


聖德堂


1559703719541781.bmp
金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