羅漢門迎佛祖-內門紫竹寺

羅漢門迎佛祖

「羅漢門迎佛祖」係內門全區與田寮、旗山、臺南市龍崎等周邊部分庄頭的歲時信仰活動,已有200年歷史,原由「內門紫竹寺」(舊廟)主辦,以起駕入廟的「青刀巷」儀式、全程扛大轎遶巡山區各庄的「拜敬」儀式、入廟前的過火儀式,以及擁有龐雜的文武陣頭而聞名,全區民眾總動員,三轎、丁頭、隨香、掃香路者組成綿長香陣,蔚為高雄一俗。1969年起,因政治因素而自「內門紫竹寺」分離而出的「內門南海紫竹寺」(新廟)自行辦理,此後形成南北兩大區域各自迎佛祖的遶巡模式,直至2010年舉行「內門觀音佛祖文化季」系列活動時,在當時高雄縣長楊秋興、高雄市長陳菊等人湊合下,兩寺首度會香,並「合爐結綵」,同時商議共同輪辦「羅漢門迎佛祖」之事,各辦3年,2012年首由「內門紫竹寺」舉辦,2015年再由「內門南海紫竹寺」舉辦,2018年復由「內門紫竹寺」舉辦(以此類推),各自進行香境內的迎佛祖。為爭取文資身分,兩寺也攜手合作,於2013年通過審議公告登錄為高雄市「直轄市登錄民俗及有關文物」。
復於2014年經文化部審議通過並公告指定為國家「重要民俗及有關文物」。2017年11月21日依文資法修正變更為「重要民俗」。

頒發文化資產指定證書
頒發文化資產指定證書
↑文化部頒發本寺文化資產民俗保存團體指定證書。

文化部文化資產指定證書
↑文化部文化資產指定證書。

「羅漢門迎佛祖」的故事,得從「羅漢門」與「飛爐傳奇」談起。「羅漢門」為內門舊稱,「羅漢門」原指臺南府城以東的山區地帶,清康熙中期以前(17世紀末期)被紀錄為「羅漢文」(蔣毓英《臺灣府志》)或「麻漢文」(高拱乾《臺灣府志》輿圖),直至清康熙末年(18世紀初期)才逐漸被定稱為「羅漢門」。此地位在旗山溪與二層行溪上游,地形屬於阿里山山脈南端的河蝕盆地,多山林、少平地,惡地地形發達,泥岩陡峭,山脊光禿,呈現特殊的「月世界」景觀。昔為平埔族馬卡道亞族大傑顛社(Ta-puryan)的勢力範圍,清初黃叔璥《臺海使槎錄》即載:「羅漢內、外門田,皆大傑巔社地」, 「羅漢門」一詞即可能由大傑顛社稱其居住領域為「Ruohan」而來, 楊森富考證其義為「圍籬之地」,即「竹圍仔內」或「圍仔內」之意。 清康熙61年(1722)「朱一貴事件」發生後,「羅漢門」分為內門與外門(旗山),並間接促使原居此地的大傑顛社人往東越過烏山山脈,進入楠梓仙溪上游的溝坪溪流域移居。
清初,漢人越過大崗山後,循著二層行溪水道逐漸入墾羅漢門,在今內門區西南一帶建立大小聚落。清康熙35年(1696),原籍中國福建泉州府「永春州德化縣歸化里五穀溪」的郭元欽、郭元樞、郭元興和郭元章等四兄弟,即為其中一支,偕其母朱氏等人渡海來臺後,落籍於觀音亭庄「番仔路」;在此同時,同籍的蕭啟夫婦一家及其姪來中埔庄「頂埤仔」(中埔頭)墾殖,曾以女配郭元章為妻。當時,內門自然環境惡劣,生計十分困苦,但也因此孕育出堅毅的生活態度,故有「內門土黏,內門錢鹼,內門的查某勤閣儉」的俗諺流傳,寫實的描繪出人們勤儉持家的良善美德。

月世界景觀
↑內門惡地地形發達,呈現特殊的「月世界」景觀。

月世界景觀
↑此人手捧者即為「飛爐」。

郭元興家族渡海,攜奉分祀自普陀山的3尊觀音佛祖及其香爐入臺,「朱一貴事件」後,老二郭元欽奉迎「大佛祖」移居「東勢埔」,老三郭元樞、老五郭元章奉請「二佛祖」遷往「石門坑」,老四郭元興則留居「番仔路」奉祀「三佛祖」。清雍正年間某日,三佛祖香爐不翼而飛,數日後被發現在今內門紫竹寺廟址的一棵番石榴樹三叉枝上,香爐被請回不久又不見矣,並神奇的出現在同一棵樹幹上。信眾深感佛祖靈異,乃由當時分駐羅漢門的臺灣縣丞葉文炳提議請示神意後,得知觀音佛祖囑意庇祐眾人,郭家乃將神像奉獻出來,由信眾合資在番石榴樹下闢建小廟奉祀。此一傳奇「飛爐」事蹟逐漸流傳開來,信眾與香火日盛,逐漸發展成為羅漢門的全境信仰,並隨著「觀音亭」的創建與信仰拓展,而發展出「羅漢門迎佛祖」。

羅漢門迎佛祖隊伍
↑「羅漢門迎佛祖」分由「內門紫竹寺」與「內門南海紫竹寺」各自舉辦,皆具民俗張力與魅力。

內門自古相傳,佛祖出巡遶境的目的,是為了要祈安巡狩並綏靖境域,除了觀音佛祖親駕神轎(3頂)之外,必須要有8支宋江獅陣、4支宋江陣、2支龍陣及文陣護駕,始能完成任務;宋江獅陣在於代天巡狩緝拿深山孤魂野鬼、妖魔鬼魅,宋江陣在於負責看管,龍陣則在於捉拿水中及空中鬼怪,而天子門生陣即用美妙旋律感化妖魔鬼怪,在觀音佛祖慈悲為懷、普濟眾生的感召之下,將祂們收服並成為駕前部將,使其盡早修成正果,不再危害人間。因而,全區香境各庄都要自組陣頭出陣,這才有「一約組武陣,半約組文陣」的不成文規定。

文武陣頭
文武陣頭
內門文武陣頭林立,有「一約組武陣,半約組文陣」的不成文規定。

此外,相傳在清末以前,「羅漢門迎佛祖」原與岡山地區的「烏溪尊王信仰」有所連結,每年佛祖遶境之前,內門各宋江陣都會徒步前往數十公里外的岡山地區,邀請「烏溪尊王」蒞臨內門參與遶境活動;某年,當內門宋江陣來到岡山請王之時,卻遭此地宋江陣挑釁,擺設三道關卡,想要試探內門宋江陣的武藝,結果演變成死傷事件,兩地自此「斷香」,不再往來。

文武陣頭
文武陣頭
「內門紫竹寺」的爐主燈、頭旗,及其佛祖轎與龐大隨香,行於山林,壯闊而具氣勢。

佛祖香陣行經
內門紫竹寺佛祖香陣行經「尪仔上天」路段,月世界景觀一覽無遺,頗具氣魄。(王大雄/攝)

「軁轎跤」盛況佛祖香陣離開番薯寮街的「軁轎跤」盛況。
「落馬」駐駕觀音佛祖至中埔頭紫雲宮必「落馬」駐駕。
內門紫竹寺佛祖香陣由衙門口進入瓦寮,得爬一道險升坡,大轎必須用衝的始能順利通過。
內門紫竹寺佛祖香陣由衙門口進入瓦寮,得爬一道險升坡,大轎必須用衝的始能順利通過。

出龕
依身分逐一登上3頂大轎
觀音佛祖等神尊迎請出龕時,丁頭列隊恭迎,並依身分逐一登上3頂大轎。

拜廟參禮
  在起駕之前,所有參與陣頭各自拜廟參禮,帶有禮敬與報到雙重意涵。

香陣正式起駕
  「號頭炮」一燃放,香陣正式起駕,佛祖轎後的隨香信眾人山人海,甚為壯麗。

「主神三轎」依序通過「青刀巷」。「主神三轎」依序通過「青刀巷」。
「鑽轎腳」信眾大排長龍跪地「鑽轎腳」,以求平安好運。
敬桌各敬信眾擺設「敬桌」,必備豐盛祭品以祭。
擺陣出轎接香或接駕各敬多在庄口擺陣出轎接香或接駕。
圖為「夏梅林敬」的接香
  宋江獅陣的接香最具特色,兩獅必會相見歡的接頭交纏;圖為「夏梅林敬」的接香

主神三轎
主神三轎
「主神三轎」停駕於敬桌後方,以長竹或長木條為底停放,與地面略作區隔,以為尊敬。

敬獻儀禮
敬獻儀禮
道士(或道長)引領眾丁頭、敬內信眾與隨香人員,舉行隆重敬獻儀禮。

道士誦讀疏文
  道士誦讀疏文後,將疏文轉向呈獻給觀音佛祖,祈請笑納信眾虔敬。

丁頭「跋桮」丁頭「跋桮」,一桮判準,以示佛祖「歡喜接納」。
「主神三轎」遶行燃燒中的金紙堆而過。「主神三轎」遶行燃燒中的金紙堆而過。
【圖片中為踩火堆】
  火堆先以龍眼樹柴堆造七處,燃燒後打平、撒鹽降溫。【圖片中為踩火堆】

法師作法調營安火場
  法師作法調營安火場,圖為2013年內門紫竹寺。

寺內神尊、香爐、重要器物也一併過火。寺內神尊、香爐、重要器物也一併過火。
內門紫竹寺以慢步踩踏而過方式過火。內門紫竹寺以慢步踩踏而過方式過火。
「青刀巷」接駕
  入廟時,陣頭再度擺設「青刀巷」接駕。



停轎後,所有神尊逐一被迎請出轎,眾丁頭則於正殿前排成兩列恭迎安座。

舉行安座敬獻禮
  道士帶領眾丁頭舉行安座敬獻禮,至此,迎佛祖遶境全部儀程宣告完成。

TOP